搬新家 XDDDD
**ゝ(▽≦*ゝ)(ノ*≧▽)ノ**





不過搬家還真是辛苦...OTL







我被強迫換跑道 囧

還有 最近想更新縂是登不上來...(翻桌


---------------我分分分分分分分分---------------







Friendship contract
part 19






這個秋冬,怎麼就是整天在下雨...思前想後,萬里晴空的日子好像就只有這幾天。

然而一旦連日放晴,天氣又好的簡直不像是嚴冬。沒有戴頭盔,我任風吹拂面頰。煦和的陽光灑落一身,斑駁樹影隨前進的機車流光般後退,如夢似幻。

「啊,感覺好久沒見到晴天了。」身後的聲音這樣輕喃,帶著百聼不厭的京都腔。那雙環在腰上的手臂令人安心。

「是啊。」我輕笑著回答,感覺有什麼流出了胸口,久違的輕鬆舒暢。

「――這一定是神的安排。」

「嗯?夏樹你居然會說神呢。」她笑,不知道是戲弄還是單純的意外。吐吸搔著我后頸,令人想縮頭。

「喂,你又貼這麼緊,說了很危險的。」

「哎呀,我相信夏樹的技術嘛。」

「……不要相信啊,也不要耍賴。」

狡猾喲,我的身後載了一只紅眼狐狸,可是為什麼感覺這樣開心呢?「唉唉……」沒轍的嘆口氣,「所以說一定是神在搗鬼。」

「呐,你現在醒悟也晚了喔。」好愉快的聲音啊,連京都腔也跟著加重了。「夏樹說了一生的――」

「哇啊啊――夠了!不要講!我知道了!!」

「我要你的一生」這種話會從玖我夏樹嘴裏出來,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人生中失敗中的失敗也不過如此。不過靜留一定不這麼認爲。

『一……生嗎?』她愣愣的看著我,顯然驚訝于我的回答。

『要你的一生,這樣才夠。』

『夏樹……真會開玩笑呢――』

『我不是開玩笑!到底為什麼,靜留?你到底有什麼顧慮?!』

我猜我現在的樣子簡直要抓狂了,靜留沉默著,不看我的眼睛,也不作反應。這樣對峙著,我忽然有種無力感。

好像我怎麼做也挽回不了她的心似的。不回答比拒絕還要讓我難受。

最後,她的一聲小小的嘆息打破了沉默。

『夏樹,想知道原因嗎?』

『哎?』

『四年前,還有現在,這些事……』她用一種我曾經僅有見過一次的悲哀表情說,讓我想起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改變了我倆命運的一晚。月亮大得嚇人,紅色的星星挂在夜空感覺近在咫尺。『我愛你喲,夏樹。』那時候她用了一種絕望的表情向我訴説,平白讓人畏懼。

可是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那時的我了。

『――請告訴我。』

『我一直愛著夏樹喲。』

我的心猛的一跳。『那為什麼――』

『請耐心聼我說完。』

靜留嘴角挂著淺淺的微笑,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冷漠的自嘲。『一直愛著夏樹的我,那時候一定給你添了不少困擾……』

『不是這樣的!』

『呐,夏樹是溫柔的人,所以你從來不說。可是我知道,因為我比任何人都要珍惜你,所以我知道。』

我咬住嘴唇,明明現在這樣的喜歡著這個人,為什麼那時候卻要無情的給予她傷害?若真的要詢問,也只有人的感情和理智永遠不能合拍這一個答案。

『所以我對我的感情喊了停。既然待在有你的地方會讓我們都痛苦,那我理所當然選擇了離開。只要夏樹能感到幸福,那麼我也沒關係,我是這樣對自己說的。』她平淡地說著在我聼來都覺得痛苦的事,和靜留一起經過那些事,我不可能不明白這對她意味著什麼。

『可是你離開……我也一樣……不會幸福。』

『那麼我留下來呢?』

我不知道這個假設問題的答案,因為我們誰都沒有機會重新來過。也許靜留留下來,我會有短暫的滿足感,然後漸漸對她沉重的愛感到不堪負荷,也許到最後兩敗俱傷……這些我都不知道。

『看,你也明白的,不是嗎?』

『……我只明白,現在的我喜歡你這一點。我在乎的也只是,現在的你是不是喜歡我。』

她移開了看著我的眼光,『沒有那麼簡單。』

『什麼?』

『我還是喜歡夏樹,從再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那麼――』

『可是呢……』她低下頭,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有那麼一刻,她又不説話了。

『靜留……?』

『我沒有改變。』

『啊?』

『我的體内還是流著和那時一樣的血液,我不知道過了這麼久是不是還會像當初一樣,對夏樹作出什麼可怕的事。』

『……你在說什麼啊?你――』

『喏,你看,夏樹,一旦我下定決心和你在一起,我就要放棄我父親的心血,這些還是小意思。一旦我和夏樹在一起,我就只想要夏樹的全部,我也會想把我的全部都給你。』

我迷茫的看著靜留,腦袋有點反應不過來她説話的含義。

『你、你是指……』

『我不知道夏樹能不能承受這些。』她的手指撫上我臉頰,只是指尖碰觸的程度就令我一陣顫慄。『如果再令夏樹受到傷害,我一定不會原諒我自己。如果夏樹最終受不了而離開我,我一定不知d道該怎麼辦才好。』

『那麼……』我將臉貼近她的手,摩挲著,感到她馬上敏感的想要收回去。我乾脆直接扣住她的手。

『那麼,靜留什麼都不做怎麼樣?』

『哎?』

『靜留的一切我都會接受這話,就算現在我說了你也不會相信吧?那麼什麼都不要做還比較好喔。』

這回換她不解的看著我。

『我是說……我、我是說,那個……』

接下來的話就有點難啓齒了,況且又是在她那樣單純的注視下。『我是說,那不、不如,換我來,這回,我來向靜留付出我的全部,你、靜留你只要接受這樣……還會困擾嗎?』

她愣愣的不說話。這種反應不是更加讓我臉紅嗎?

『靜……留?』

那紅寶石樣的瞳孔裏先是映出了迷茫的情緒,接著開始了小小的變奏。我看著她眯起了眼睛,『真的很困擾啊……』

『……這樣嗎……』

『夏樹你完全不聽人講話,可是偏偏這麼可愛,我真的很困擾呢。』

『啥、啥啊!』哇!臉又開始發燙。

『讓人想一口吃掉啊。』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

『你明明才說要付出全部的,在騙人家嗎?』她索性嘟起嘴巴,明明剛才一臉哀怨,現在倒好像樂在其中了。我望著那雙嘟起的唇瓣,其可愛誘惑的程度恐怕靜留本人根本不清楚。

『夏樹?』

她的手還被我握著,我輕輕一拉就令我倆的距離減小到以毫米計算的程度了。我感覺到她溫潤的呼吸,和自己小小的心跳聲。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夏……樹……』

『我說了,靜留你什麼都不要做。』

所有剩下的話語都消失在我們緊貼的唇間。





TBC...

創作者介紹

被遺忘的心情角落 II

te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oho
  • 嗯..恭喜搬新家
    不過這個新家要搬原來無名的東西,還挺容易的阿..
    原來舊家的東西不搬嗎?
  • 煢
  • 搬家

    hoho這麼快便知道新站了XD?!
    另外, 這blog有一功能是將無名的東西移過來的...
    莓, 先搬來, 然後再刪掉不要的吧@@?
  • berry
  • to hoho
    歡迎歡迎~
    原來的東西...可能是要搬過來吧...(其實我無所謂(炸

    to 9火
    嗯,等我研究明白 囧rz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