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ll in time<--這真的是title嗎?<-被那只可惡的草莓耍了?
Friendship contract


很短啊...

因為要留些位置給BERRY姊姊接下去XD



——————————————————華麗的分隔線——————————————————







我下車的時候,霏霏雪花剛好停了下來,真巧合。

這便是運氣嗎 ?


輕輕的把橡木製的大門推開,開燈。

燈光柔和的的照落在傢俱上,久久沒有打掃的痕跡一覽無遺。

我用指尖撫過了旁邊的茶几,果然沾個滿手塵埃。

「看來不好好清理一會絕對不行呢。」我把東西都放在玄關,然後往拿了刷子毛巾,整理。



洗過了,換過了,一切都重新來過了。



我疲憊的把上段的鈕扣解開,縱身撲倒了在紫黑色的床鋪上。

忙碌的疲倦 ? 還是身心早已累得粉碎了 ?

悄悄的閉上眼睛後,不消一會,熟睡了……


隔天早上,光線自百葉窗的縫隙透進屋內,刺眼的陽光把我吵醒了。

「早上了啊……」

但我可沒力氣或心情上班去,也許多待一會吧 ?

沒事留在家中可是令人難過和納悶的事情。



待了幾天,決定了,外出吧。

而且自回來以後可以說是……沒怎樣留意周邊的其他事物吧。

才剛把門推開,一聲響亮的「早安」便傳到耳裡。

「真的精神為之一振呢。」眼前倚著房車的人,正是昨天碰見的堀尾景綱 :「早。」

「喔。我看你應該還沒有用早點的吧 ?」堀尾笑道,順便把車門打開。

我故作不明白的邊走邊說 :「還沒有所以才出來的啊。」

「小姐,不用我說得這樣直白……」

「啊啦,你不說我就是不明白啊。」

眼見我離他的視線越來越遠,堀尾終於急忙喊道 :「我作客請早飯行了沒有 ?」


「到哪裡吶 ?」

「昨天的咖啡室好像不錯。」

連忙拐了個彎,堀尾把車子停下來 :「虧幸你說得早,否則把車駛回來便真的費神了。」

車子側面正好是昨天的那大廈,熟識的煙霧依舊從咖啡室的氣窗緩緩飄出。

「前面的停車場好像在維修。那你先找個位置吧,我稍後再來。」堀尾遠眺著對面大街道。



「小姐,點什麼食物呢 ?」剛在下來,店員便禮貌地走過來詢問。

「我待朋友來了再點吧,謝謝。」

坐窗邊的座位是我個人的嗜好—可以看到街道上熙來攘往的人群的各種行動—真是一個惡趣味 ?

看著看著,遠處兩個人影逐漸清晰。

藍髮和另一名黑髮的女孩正往這邊走來。

看似有談有笑啊,真是歡樂。

我笑了一下後又迅即把心情調整過來了。


往這邊來的其中一人,是玖我 夏樹。


跟往時不一樣的。

夏樹她正笑逐顏開,提著背包經過玻璃前。

這正好和玻璃內的我碰個正著。

應該是沒想過會在此相遇吧,雙方都愣住了。

旁邊黑髮的女孩抓住夏樹的手,經咖啡室的門口走了進來。

心好像有點絞痛……不知為何。



「那女孩呢 ?」我問剛來到旁邊的夏樹。

「須藤嗎 ? 她說先要到洗手間……」須藤 ? 好名字啊。

「今天不是星期天嗎 ? 還要上班啊。」

「嗯……只是回來取一些文件啦……」怎麼取文件要兩個人一起的麼。我心裡浮起了這疑問。

「對……了。」話語吞吞吐吐的。

「欸 ?」

「……待會有空嗎 ?」

「只是約了朋友。」我看著窗外,堀尾正跑過來 :「就是那位。」

「男生啊 ?」夏樹好像有點驚訝的說道 :「那罷了……」


這張四人桌子,幾分鐘後正式告滿。

「我順道把文件也拿下來啦。」須藤把文件袋塞到夏樹的背包中 :「還有警告信一封。」

「啥 ? 咳咳咳……」夏樹差點把口中的麵包噴出來。

「啥 ? 沒人叫你犯下這種錯誤啊。」

「甚麼錯誤 ? 說來聽聽也不錯。」我拿起馬克杯呷了一口。

夏樹為了自己的「尊嚴」起見,一把捂住了須藤的口,一邊以恐嚇的口吻大喊不要說。



真快樂。

笑了一下,心又痛了一下。

不是因病而起的痛。是妒嫉的痛嗎 ?

創作者介紹

被遺忘的心情角落 II

natsu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