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hip contract
part6


才剛把i swear part 1 寫完了

便要趕回來寫這篇XD

靜夏奈完了

現在把頻道轉回靜夏XD

姊姊我好混亂(何)


————————————————


「那……不如,到我家坐坐好了?」

話音剛落,我愣住了—雖然每個字我都聽得一清二楚,但話畢竟是從夏樹的口中說出……

「那…好吧……」我猶豫了一會終吐出了模糊的字句。

夏樹原來在低頭沈默的,一聽到我的允許,立即喜出望外的拖著我的手往室內走。

原本已冷得接近沒有體溫的手,再度被溫暖的感覺包圍。


踏入電梯裏,夏樹站在靠近門的地方背對著我。雖然我很想看到夏樹現在的表情是什麽——或者會臉紅,也許還是當初見面時一副若有所思的沉默——總之狹小的空間裏誰也沒有再講一句話。

彼此這樣沉默著……忽然響起了很大的類似交流電的噪音,然後—

「哐儅!」電梯向下猛力的震了一下,停了下來。

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腳步,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忽然電梯裏「啪」的一下,頓時黑暗一片。

故障了 ? 我心想。因為之前我也曾經遇上過,況且那次很快便有人來救了,所以沒有怎樣太大的震驚。

「看來是故障了 ?」我以鎮靜的音聲說。

「看來我們只好等等了 ?」聽她的聲音好像有些微的巔震。

「夏樹妳在害怕麼 ?」

「開什麽玩笑 ? 要是我願意隨時出去都可以的啊。你忘記我的身手了嗎 ?」以輕鬆的音調說著。

可以輕鬆的出去?……是啊,確實以夏樹的身手區區故障的電梯她根本來去自由。

困不住她的。

「那麽……不如夏樹先出去找人來幫忙 ? 我看這應該難不到妳的吧 ?」

「怎、怎麽可以……」

「有什麽不妥嗎 ? 這樣的方法不是最有效嗎 ? 與其兩個人都在這裡受困,不如能出去的那個人出去求救。」

「話是這麽說,可是要我丟下你……」

「夏樹做不到嗎 ?」

一陣焦急的沉默 :「不錯,我做不到。」

這可是夏樹她不想把我單獨留在這裡嗎……心中湧出了一陣歡喜,但迅間又化成無奈了—

輕嘆了一聲 :「那沒辦法了,那我們只有等等看。」

「對了,手機!」但這裡應該是收不到信號的吧 ? 與世隔絕 。

「可惡—」果然呢。

「我的也沒有呢。」儘管知道沒可能了,也是掏出來看了一眼。

「靜留 ?」「沒什麽……只是……」

「只是 ?」「走了很久有點累,加上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出去。坐一下下罷了。」

「抱、抱歉啊……淨碰上倒霉的事。那個……」

「又不是夏樹的錯。不用道歉。」沒錯,這種事又有誰想碰見呢 ?

「……我說,你一點都不擔心嗎 ?」

「……嗯……夏樹不能保護我嗎 ?」逐漸適應眼前的黑暗,現在我已能看到一點景況了。

「就、就算是發生什麽危險我也會……保護你……所以……」

「噗……」我笑了。這樣說話的夏樹很少看見呢……

「你!笑什麽啦 !!」作出了即時的反擊 ?

「因爲夏樹就是太老實了嘛—」

「那又怎樣—這是優點啊 !」

「是優點啊,就是太可愛才忍不住笑嘛。」

「靜、靜留!」

「還有愛臉紅這點也……」雖然是看不清楚,這是依照以前的經過推斷的。

「夠了 !」

「愛害羞……」

「藤乃靜留 !」

感到夏樹嘆氣的呼息,我不由得在心底裡笑了一下。

「夏樹 ?」此時的她已經走到我旁邊坐下來了。

「嗯 ?」

「……不,沒什麽。」

好像關閉了談話的閘門,隨著我坐下兩人又都默默無語起來。

「其、其實,我一直想問你……」

「什麽 ?」聽她突然住了嘴,我也就開口問道。

「也沒……」

「那麽……夏樹你……」忽然想起了一道問題,幾乎同時間的說了出來。

「嗯 ?」

「……快樂嗎 ?」是我一直堆在心裡沒說過的問題。這四年的時間,你過得快樂嗎 ? 沒有我在你身邊,你會過得快樂嗎 ?

「我……不知道。」

「是嗎……」我喃喃自語 :「不知道麼……」

「我想應該也快樂過,很開心的笑著。和舞衣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有朋友在身邊的時候,試驗成功的時候,感到自己又進了一步的時候……」

「這樣真像夏樹的風格呢。」我由衷的說道。妳高興的話,

「這樣嗎……可是……也有不快樂的時候。因爲我……想到這些開心的事情不能和你一起分享。」

和我一起分享 ? 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樂。但這是我自作多情罷 ?

一陣沉默,我看了看前方。儘管還是依舊私黑漆一遍,但我仍抱著那沒有回應私心情看著、看著。

彷彿呆呆的看著永遠沒有,亦沒可能有的前程。

忽然電梯一陣輕微的搖晃,夏樹趕忙抓住了我的手。

「夏樹,不用緊張。我想是電梯開始運行了。」

「什麽 ?」這時候電梯裏忽然亮了起來。一瞬間重獲光明眼睛有點刺痛。

「看來應該沒問題了呢。」

光再度的降臨,我再沒有注視過旁邊的夏樹了。

我怕……被她看見了我這樣百般無奈、狼狽的眼神。想當初我為什麼會離開了日本 ?

「還打算在那裏坐到什麽時候 ?」我沒正面看著她的問道。

「啊……不是……」她趕緊訥訥的站起來,拍打著屁股上沾的塵土。電梯「叮」的一聲停在了七層。

迎接我們的是三個保安人員和一隊消防隊員。原來是公寓裏的住戶發現電梯的故障於是通知了消防隊。

面對著不斷道歉的保安,我微笑著和她們道了謝。

確實,除了耽誤了十幾分鐘外,什麽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

拒絕了到醫院檢查的請求,我依原定計畫來到夏樹的家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bu 的頭像
tebu

被遺忘的心情角落 II

natsu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