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短得不可再短更新
但為了補償, 我本星期內會發I SWEAR 8(其實已經寫好(TF))
或是當我想補充的時候...這篇我會重寫(謎)?





Friendship contract part12








「還是生死與共的夥伴。」這話像潺潺流水般飛快地由耳朵直接流到心坎裡去,大大的震撼到我。

「沒事的話就走開吧。我的脾氣可沒有靜留那麼好。」

「說什麼生啊死的,輕鬆一點嘛。我就是來問候一下而已。」堀尾轉過頭看向夏樹:「夏樹小姐,希望有機會再見面。」

我把視線從堀尾身上收回,看去窗外,一棵禿枝上堆滿積雪的大樹隨即映入眼簾。春季時這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喬木...?

「靜留 ?」

「甚麼事?」看到夏樹的臉,又讓我想起剛才的疑問:「夏樹認為那邊的喬木是甚麼品種?」

「...啥?」夏樹看向遠處的灌木,回答道:「怎知道...」

「就是要妳猜啦。」

「猜....」夏樹沈思了半晌:「那猜到的話有甚麼獎勵的嗎?」

「...若然我輸了的話,今年整個春天都陪夏樹到京都好嗎。」

「但、但靜留妳可以不管公司的事務一整個季節麼....」

「我猜那是櫻花。」

「...那我猜梅花好了。」

「那不就是寒冬之時才會開花的品種?」

「因為我相信...。」

一下的打閃,把站在窗邊看雨的我拉回現實。這天的雨下很大,一小時之前仍是萬里晴空,一片薄雲也沒有,果然天氣是變幻莫測的。

冷風颼颼的從窗戶中的隙縫襲來,我緩步的走往泡茶,觸到茶壺的外圍的第一刻的確是十分燙手,但和心裡的冰冷碰撞起來後,又不覺得怎樣的燙...


「接管公司,並把家族的事業給發跡。」這是第一份遺囑的內容。

「若妳知道自己的心意的話,請不要強行遵守第一份的遺囑,務必要讓自己快樂....我一生沒有給妳甚麼,這便當作是最後一份的禮物吧。」這是第二份遺囑的文件袋上的字條。

父親...以前的我沒有懷念過他,腦袋根本沒有這人的相關資料。但看完了遺囑,卻懷念起來...

「謝謝您。」我呢喃道,然後我脫下眼鏡閉眼休息....


門鈴突然響起來,拿著茶壺迷思的我嚇了一下,抖震並鬆開了手...茶壺也一併掉在地上碎裂,茶也就灑在地上。

「還是先開門再收拾吧。」我苦笑著想。

「...夏樹?」我看著眼前的人滿身濕漉漉驚愕的問。

「打擾了...」

「我去拿毛巾給妳拭淨身上的水...」

「不用...只是想問一個問題。」夏樹抓住正想走開的我。

「唉?」

「告訴我,遺囑到底寫了什麼。」看著那深邃的眼神,我知道自己再也逃避不了這個問題。

「為什麼妳想要知道內容...這與妳有甚麼的關係...?」

「的確,沒有。」夏樹搖頭說:「但我想要關心...妳。」




TBC
創作者介紹

被遺忘的心情角落 II

natsu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