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part3







「哎?kyrie?」天野蜷縮在沙發的一角,接過杉醫生遞來的咖啡。

醫生點了點頭,「嗯,就是慈悲經。」

「……慈悲經?」

「是喲,據説莫札特十嵗的時候就創作了他最早的kyrie。呐,慈悲經的内涵可以說就是『求主垂憐我的生命』這樣一種言詞作品。」

「求主垂憐我的生命……?」天野重復著,兇手到底想表達什麼呢?

「啊,說起來。你那邊如何?驗屍報告上有說什麼?」杉醫生問。

天野把報告拿給醫生。「呐,說起來……那個……那、那個……」

「嗯?什麼?」

「就……張醫生他,來這裡就是為了告訴醫生八音盒音樂這件事嗎?」

正翻看報告書的杉裕裏子動作滯了一下。「嗯,就是這樣喲。」她輕快的回答。

因為這種輕鬆的態度,天野倒覺得自己有點大驚小怪了。

她今天一早就跑去上海市刑警總隊技術處,可是事情並沒有想象的順利。不僅沒見到張醫生,還得知有關案件的偵查和相關訊息是不可以向外透露的——當時值班的一個法醫這樣回答她。換言之,連報告也拿不到。

『拜托,解剖第四個受害者——就是那個女學生——那個時候,我也有在場。所以了,拜托!』她懇切的說。

對方則看起來相當冷漠。『抱歉,規定就是規定。』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事關重大,能不能稍微——』

那個人聽到天野的這番話到擡起了頭,『事關重大?』

『哎?……是……』

『日本醫生,你又能做些什麼?』

——天野無言以對。對方的口氣相當傲慢,大概是被天野一早就囉嗦個沒完的騷擾攪得煩躁,這會兒更沒有掩飾了。『什麼都做不了的話,就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醫生。』

她氣得臉頰都鼓起來,可是無法反駁。自己確實也做不了什麼。她沮喪的想,這回恐怕又要如杉醫生所料了。

『這是天野醫生嗎?』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在她背後問。

她回頭,本來以為是一早就不見人影的張醫生,不過站在她身後走廊上的,卻是自上回起有段時間沒見的王平遠醫生。

『啊,是王醫生……你、你好。』

王醫生看著眼前這個明顯被自己嚇到的女孩,不易察覺的笑了一下。他今天仍舊襯衫加西裝褲的搭配,襯衫也仍舊平整,扣子依舊一絲不苟的係到最上一顆,褲線也依舊筆直。他外面套著白色醫師袍,額前的碎發還是那麼不協調的零亂。他往前走了一步,『醫生,好巧啊,在這裡遇見你。』

『好、好巧,說的也是,哈哈……』天野乾巴巴的笑著回答。她可還記得上次王醫生對她說的那些怪話,自從那之後她縂覺得有個視線在她身後的某個角落裏不懷好意的盯著自己。

『那個杉醫生沒有和你在一起嗎?』王醫生問。

『啊,因為有些事,我、我自己跑來了。』

『有些事?』

天野微微轉過頭,剛才和她講話的醫生已經不知去向了,她松了口氣。『……也沒什麼大事。』

『我看你是為了那起連環殺人案來的吧?』

『哎?』

『那起死了兩個女學生、一個女社員和一個女護士的殺人案。』

『啊……』

『肚子裏被放了東西的案子,不是嗎?』

天野打了個冷顫,她記得上次王醫生也提起過肚子裏被放了東西的屍體,那時候她還沒接觸這個案子,是巧合嗎?

她暗暗打量起王醫生的表情來。後者今天看上去很平常,沒有陰沉著個臉,帶著客氣的微笑。天野甚至從他的笑容裏仿佛還讀出了一點點長輩對後輩溫和中透著關愛的善意。那天的事也許是錯覺,之後也可能是自己神經過敏,天野這麼對自己說。因為畢竟什麼事都沒發生不是嗎?

『啊,其實就是因為這個案子。』她放鬆下來,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縂覺得不放心,想說來這裡也許能多了解到點什麼……』

『為什麼不放心呢?』

『哎?因為……死者裏不是也有只有十六嵗的女孩麼?我……』

『天野醫生莫非是……』

『什麼?』

『莫非是想知道,兇手在想什麼,為什麼就能下得了手這種事吧?』

『……哎?』

王醫生露出他一排整齊的白牙,呵呵呵的笑起來。『你真是個天真的孩子呐。』

——就是這種笑容、這種語氣,天野脊背發麻,就是這種態度令她從心底裏發冷。她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算了,就當作獎品好了。』笑了一會兒的王醫生忽然說,他從醫師袍下像變魔術一樣,『啪』的一下抽出一曡紙。『呐,天野醫生,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禮物。』

天野呆呆的接過這東西。她細小的身體整個籠罩在對面那高大男人所構成的陰影中,看起來仿佛對方一起興就能像折斷小鳥的翅膀一樣折斷她的骨頭。王醫生低下頭,用他混濁的沒有笑意的眼睛盯著天野有那麼兩秒,末了直起身。

『希望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天野光……醫生。』

直到男人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嗒嗒』聲逐漸消失在走廊另一端,天野才從恐懼的僵硬中恢復過來。她重重的呼了口氣。

低下頭,手裏赫然就是一直想得到的四份驗屍報告影印本。





「看起來真的一樣呢。」天野的沉思被杉裕裏子打斷。

「什麼一樣?」她問。

杉醫生在沙發另一端坐下來,擧著報告書。「看起來這四起案子從手法到細節,都相當一致呢。」

「嗯,嗯啊……」

「説不定兇手本身就是個非常擅長做這種事的人……因為你也看到了,肚子上傷口的縫合,不像是外行人的手法呢。」

天野打了個寒顫,「是、是有可能哎……」

「可是光看報告也還是只能知道這麼點。」醫生「啪」的一聲把那摞紙扔到沙發上。

天野沉默了。墻上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一時在房間裏顯得格外清晰起來,一直琢磨著案子的杉醫生忽然發現了天野的異常。

「喂,我說。」

「……」

「天野?」

「……」

「天野!」

「哎?什麼?」天野猛然擡頭。

「你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

杉醫生側頭打量著一臉憂慮的女孩,她本以為在得知了八音盒的事情后天野會很高興,現在看起來感到開心的似乎只有自己。

「天野……發生什麼事了嗎?」

「哎?」天野吞吞吐吐著,「也、也説不上,我也不知道……」

「到底怎麼回事?」

「我覺得……這兩天有點怪。」

「怪?」醫生不明所以的問。

「就覺得,縂有人在跟著我,剛剛從總隊回來的時候也是。」

杉醫生沉思了一會兒。「有沒有看到什麼人?」

「這到沒有,不過……」

「不過?」

「這份報告是王醫生給我的。」

「王醫生?」她在腦海裏思索著,印象裏似乎是個沉默寡言、神情嚴肅的男人。

「好像、好像他知道我要來似的,一下子就把報告給我了。還說……」

「說什麼?」

「還說是特意為我準備的禮物……」


天野不安的緊握著咖啡杯。那燙手的溫度刺著手掌皮膚,卻不能溫暖心底的寒冷。杉裕裏子無言的望著她,這回真的是從心底裏對事情的發展開始感到擔心。

窗外風一刻未停,仿佛是一場即將到來的暴風雪的序幕。









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bu 的頭像
tebu

被遺忘的心情角落 II

teb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